正在加载...

回望七时光(2):数学课中的静与动

这标题又矛盾了。

我相信七班无论怎样都忘不了数学课,忘不了尹老师。尹老师是唯一与七班走过三年的老师。尽管只是科任,我们与尹老师的接触也许并不比八班多,故事会少一些,感情也不会打折扣的。

数学课,很多时候还是严肃的。在这个时代,大家还能安静地看着一个人在有限的几平方米的地方眉飞色舞,也许已经是被他专注的表情打动了吧。

不过偶尔,几双不专心的眼神往(教室外)北边一望,或是赤身太极,或是大妈晾衣(这个你们自己联想吧),或是对窗相望(人家在看教室),或是一片铁窗。要是真的很有看点,不安分的我们便会争相望望窗外。终于尹老师发现了点异常,可他神情丝毫没变,也许是惯性使然吧。

尹老师也知道调节课堂气氛,初三以来 @phy 才渐渐明白。一节复习课上到一半,突然尹老师说杨皓笑得不大对劲,花上一两分钟,大家再笑一回,太明显了嘛。

杨皓是尹老师经常调侃的对象之一,四医院之类的都被用上过。突然想不起什么好例子了。

尹老师在讲台上的小笑话算是最多的了,过不去的事太多了。

  • 黑板擦:尹老师正擦着黑板,突然黑板擦一翻掉在地上,接着是一个俯身90度;
  • 风扇:课上着上着,尹大叔感觉很热,原来讲台上面的风扇关了,后来他还来一句“谁关的”,朱琳理直气壮地承认,还送上面巾纸擦汗(班级日志有描述);
  • 讲台台阶:培优班在新楼上,新楼的讲台台阶位置让老师不大习惯,一次尹老师正讲得激动,身子习惯性一退,差点摔着,之后尹老师再也不移步了;
  • 三角板:尹老师打开幕布,顺便就把书架顶的三角板摔了个粉碎;第二节课,讲台上新的三角板被国栋换成了坏的(链接,联想:“你们真坏(fuài)”);
  • 圆规:尹大叔画圆,发(fà)完发现成了椭圆,于是说:“差不多是这样。”还有一说是:“老师图画得不好。”
  • 白板:尹大叔不大会用电子白板(班级日志有描述),想擦掉却变成“添乱”,想画图,橡皮擦功能却没关掉,最后恩城指导多次,老尹一怒,不用了……

笑话虽多,但尹老师的水平那是不用说的。余老师说了,能跟学校说不做备课组组长的人才算厉害,初三的尹老师算是一位。

尹老师在学校接待室的存照

如此看来,尹老师的初三一定教得很专心。终于到了毕业班会,八班一切顺利,尹老师站在讲台上潇洒了一回(@phy:这件衣服就有“官方”认证了……Pic via 新浪微博

而在七班,尹老师受到的邀请(还是动笔的)和礼品(七班班会奖品)也不少。

DSC_0752

DSC_0761

如此跨在初一和初三之间的老师,高中应该是遇不到了吧。

P.S.:这篇好短,需要补充。

您的头像

(您可以填写QQ邮箱:[QQ号]@qq.com)

Ctrl+Enter

我们不会泄露您的 E-mail 信息,也不会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发送任何邮件。 头像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