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加载...

回望七时光(1):悲情而五彩的语文课

好久没提笔了。今天就来说说语文的事情。

众所周知,我们班的“文科素质”不高。大家喜欢理解(也就是有些老师说的“懒”),不大喜欢背诵,所以我们班的语文总体水平与此算是很相称了。

李老师和朱老师都只教了我们半年,似乎对我们也没什么评价,不过我想她们也感受到了这点。到了“动真格”的初二初三,每逢大考,“花妈”总会对班主任说:“哎呀,就不要指望语文(提高分数)了。”初二下学期,花妈成了班主任,可语文成绩似乎也没太大变化。

也许花妈的风格不太适合提高我们的语文成绩,但我还是觉得,这几年下来,真是对不住花妈。

啊,说到 @phy 本人了。我还记得粉笔下初一的“浩然”(我很容易写着写着就大脑短路忘字的)。初二初三,也没什么长进,错字水平跟(老同桌)书远童鞋有得一拼。再跑一点题,中考前 @phy 是这样轰炸字词的:

中考前 @phy 是这样轰炸字词的

中考复习能查出不少问题,《中考宝典》和试卷是其中很大的一部分。花妈也终于狠下心来,时不时花上几分钟在班里巡查作业,有时还收作业上去查(尽管只收了一两次)。

有段时间,每节语文课前都有 PK 字词板块(待会有图),花妈本来是要检查大家的字词掌握情况的,可叫上来的两位同学的组合总是很有看点,而且有些同学上去就是被围观的,这让语文课又多了点活跃的气氛。

活跃,五彩,还记得雅姐(说实在的 @phy 喜欢“苹”这字)的秋蝉、牧羊女的故事吗?

@phy 最近似乎对这个问题“总结”过好几次了,这里不多重复。不过说实在的,雅姐的课比较“赏心悦目”。顺便提一句,最近雅姐现身某微博上了。

后来轮到朱老师了。这里引用一下佳颜童鞋的日志

再说朱语文

一开始都不适应来着。但是爸比说了人得学会适应环境。我就去适应了。其实我觉得她有在改变来着、只不过影响不大。我吧、就先提她俩缺点:普通话不准;字也不怎么样。(——雅姐无敌嘿。!)不过很感谢她在单元考给了我一个我认为很不错的分数。

貌似她也没什么好说了。

同胞们、让我们一起在想念雅姐的日子里适应她吧。!至少为了我们成绩着想。

朱老师的课比较平淡,但说实在的,人家教得算是挺认真的了。继续爆一个 @phy 关于“囧”的故事(内容说实在的写得太没想象力了,无视之)。

囧字的故事

朱老师很细心,不过方法还得改进啊。整个学期的语文课都是缺氧的,跟之前一比实在差别太大,不少同学受不了。

于是到了初二,好歹换语文老师了,很多同学十分激动。此李老师是个大实在人,讲课速度不快,经常讲课文的背景,考试前后也得叨叨会议纪要。(还记得初三开学的时候李老师还说中考要关注古诗文鉴赏,与高中对接,蔡欣等童鞋很有意见,最后被忘却了。)

对了,考前只要李老师想起来,一定会花半节课(有时甚至是一节课)来回顾试卷结构,再叫上几位同学抽查。久了真是受不了,有些同学便开始背诵课文,据说效果还不错。

插叙下语文作业的情况。初二以来的语文作业真的不算多,只不过摆上几科理科就显得寒酸了。不少同学都是一手作业一手答案搞定的,不过这似乎跟成绩好坏没太大关系。复习阶段的作业,可以参见开头。

花妈上课节奏不快,以至于一次别班老师来代课,这老师的快节奏让我们有点适应不了了(《观潮》)。

说到将来,我们在金实也许没把语文学好,@phy 只希望自己和大家在高中多学点吧。我们是中国人,也该对得起用五千年积攒下来的文化吧。

花妈穿着校服在点歌

又:如有遗漏之处,欢迎补充,我也会完善文章的。

您的头像

(您可以填写QQ邮箱:[QQ号]@qq.com)

Ctrl+Enter

我们不会泄露您的 E-mail 信息,也不会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发送任何邮件。 头像帮助